原則為 凡是可克服的阻礙

開始想畫畫也開始想彈琴
是曾經我緊抓著不放的畫筆還有倔強的手指
卻從沒有在那樣的時刻精準的完成流暢的指令
不在壓力的強押下 呈現出最自然的那一面 沒有害怕

我想念手指沾滿畫料圍裙從純白染成朵朵紅花
我想念
隨手可觸的黑白琴面


itsb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