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的內在起伏太大 把步伐弄亂情緒打散
對不起自己 對不起身邊愛我的人
我卻幼稚的只想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大哭
想重回子宮溫暖的床
面對從未面對的 恐懼爬滿身體
被那股力量給勒緊
像是從外面看待自己 那時候我覺得我全身上下噁心
恨不得 狂塞或掏空
說話也變得大聲起來還不修邊幅
連我自己都嚇了一大跳
聲音啞了於是我卻想拼命說話
話語的重要性 溝通人與人之間的橋樑
那麼重要的關鍵 字
人與人在自己發明的字語間被制約住 看似 多麼的愚蠢

itsb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