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不出的矛盾,我不懂份量是什麼
在任何人的心中
瞎了眼的眼睛看不出誰是和善與邪惡
一味的歸類為善良
偶爾我回到那個午後
那個單純的傻女孩還在
存錢筒的不倒翁泛黃的臉孔輕與重的零錢
第一雙白色帆布鞋還靜靜躺在鞋櫃
而夕陽照射下的大門依舊隨時為我開啟直到現在仍然不變
只要我想念 一直都在 一直都存在
唯一不變的就是一直在改變

itsb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